我們為什麼選擇滑手機?


鑽入屬於自己的數位空間,是種自願的沈醉、也是一種無聲的反抗。

隨著智慧型手機普及,如今,人們已習慣在任何場地、任何時刻都拿起手機出來「滑」一下。這股風氣之盛行,反倒顯得不滑手機、或者不把手機隨時拿在手上的人,才是異類。無論是在公車或是捷運上,你總是能看見有那麼一群人,從車門方才敞開的那刻起,便絲滑地穿過人群間的縫隙、餘光不忘掃視車內仍空蕩的座位,坐定以後,「滑」入自我世界之中。這是每日大眾交通工具上,再常見不過的景象。

然而,你可曾好奇過,將他們吸入心流的那神秘空間,究竟長什麼樣?

一顆顆色彩鮮麗的糖果、一條條情感豐沛的文字、一個個紅綠相間的大頭貼,不僅是年輕人,上至七八十歲的長者、下至還坐在推車內的嬰兒,人人都沈浸在瞬息萬變、光彩奪目的數位世界之中。數位世界有如有求必應的精緻百貨,只要你願意踏進店內,總能找到一款心儀的商品、或是一個閒適、無人打擾的角落小憩。你是這個世界的國王或皇后,大臣們總是爭先恐後地將各式奇珍異物進貢到眼前,只祈求能多被你瞥一眼。如此至尊奢華的體驗,叫人怎麼能不沉醉、痴迷?

有人說,是數位世界刻意地魅惑了使用者,讓人流連忘返、無法自拔。但事實是否真的如此?恐怕不盡然。

仔細想想,公車、捷運的牆面上,總是貼滿了千方百計想爭得你注意力的廣告,更別提那令人煩心的話語聲、引擎聲。若是走在街道上,還得小心避開千奇百怪的搭訕、派發傳單。因此,鑽入屬於自己的數位空間,是種自願的沈醉、也是一種無聲的反抗。因為要改變現實空間,不僅花力氣又不討好。既然現實空間無法改變,那麼,至少還可以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不去理會那些煩心事。站在這個角度來說,滑手機變成了人們所能做到的——最消極的體貼。更進一步來說,是現實世界的種種不順心,迫使人們遷離原先的領地。

不過話又說回來,那些對於數位世界的質疑,的確也有幾分道理。

自智慧型手機誕生的約二十年來,我們見證了網路世界的蓬勃發展。從文字到圖片,從圖片到影片、甚至是短影音,一切都在朝著「快速而強烈」的方向進化。當使用者能夠瀏覽的「商品」越來越多,商家為了爭奪稀缺、數量有限的注意力資源,當然得千方百計、費盡心機使自家的商品更搶眼些。因此,要說數位世界沒有絲毫罪過,確實說不過去。

在激烈的競爭下,我們的注意力生態已悄無聲息地改變。我們再也不願靜下心來等待,更無法容忍哪怕只是千分之一秒的無趣。一但有任何的不如意,便毫不留情地「左轉」、跳離。但如此追求快與效率,究竟是為了什麼?

當你沈住氣、隔絕那些紛雜的聲音,仔細想想,你會發現乘坐電扶梯的途中,忙著當個數位農夫並沒有那麼地必要;倚靠在微晃的車廂上,翻閱著他人的動態並無法真正地富足心靈;沈醉於螢幕的五彩紛呈,是尚未意識到內心真正的空虛。「過去的那個當下,為什麼自己會想滑手機?」這個問題的答案,只是急性子的自己耐不住傾刻的無聊而已。然而我們未曾想過,一個小小地、不自覺地行為,竟會讓自己陷入更加痛苦的循環。

所以,不管是情願地或是不情願地,滑手機只是潛意識中,耐不住寂寞、無聊的焦慮感作祟罷了。實在不必為了那一時的空白,就想胡亂地找個東西來填補。

追蹤我的IG帳號@chengyi_hsieh

追縱帳號獲得我的最新動態

追蹤

RECOMMEND

PROMOTION

追蹤我的IG帳號 @chengyi_hsieh

身為UI設計師的日常學習、生活、觀點紀錄都在這裡!

立即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