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NFT可能不是藝術家的救命稻草?我的一年親身經驗與心得


如果你是藝術家、插畫家、設計師,且正思考著靠NFT建立個人品牌、出名、賺錢,那麼很有可能你會和我遭遇一樣的挑戰。

NFT真的是藝術家的新希望嗎?恐怕不然。

作為一名插畫家,我自2021年開始經營NFT。我將我的插畫作品透過「Oursong」平台發佈成NFT販賣,並結合平台內建社群與購買NFT的粉絲互動。然而,計劃開始約一年後的今天,我卻決定中止該計劃。以下是我中止計劃的幾個考量與心得:

NFT的客群和藝術家的客群有落差

藝術家們平日面對的客群是一般普羅大眾。然而,以我在Oursong平台上的觀察為例,目前收藏NFT的用戶多半是區塊鏈技術愛好者。前者是因為在視覺、情感層面喜愛作品而注意到你,但後者只會因為你的作品有「成長的可能」而購買。

當你的作品變成NFT在市集上販賣,大家關注的重點就只在作品有無炒作的空間,沒有人會從藝術的角度欣賞作品(不信你想想每次報導NFT相關新聞時,那次有強調藝術作品的創作理念?只有價格、價格、還是價格!)。我想這對於藝術家來說,是很難接受的一件事。就算你願意接受炒作,報導卻指出即便是NFT主流平台OpenSea,但97%的交易量都集中於最熱門的3%NFT上。也就是說,你的NFT推出後很可能乏人問津。

反之,原先欣賞你的作品的客群們也很難跨足NFT領域來支持你。第一是他們可能只喜歡欣賞,卻沒有喜歡到要為此而付費擁有它;第二是大眾對於NFT的價值界定、作用還有疑慮,採取行動是很大的門檻障礙;第三是比起NFT,販賣徽章、紙膠帶等周邊商品對他們來說還更有吸引力。

👉對於藝術家的客群來說,NFT可能不具吸引力。

NFT的賦能對品牌來說是沈重的長期負擔與潛在信用危機

CNN近期宣布中止NFT計畫「Vault BY CNN」的營運。圖為CNN總部。Photo by Maria Oswalt on Unsplash

有些NFT項目會以提出願景的方式營運,譬如營運方想要做區塊鏈遊戲 / 建立會員社群 / 某件事,接著發行NFT供有興趣的人購買並成為支持者,而營運方則會給予購買者特殊資格或是回饋(意即所謂的「賦能」)。舉例來說:營運方建立了一個只有購買NFT的人才可加入的Discord社群,這個“加入資格”即是賦能。

個人認為,所謂的「賦能」對於品牌而言其實是個很沈重的負擔。因為NFT具有可轉賣、流通的特性,使得賦能並不像是送實體贈品那般僅限和品牌購買商品的一手交易才具資格。除非特別聲明,否則只要你是NFT的擁有者,無論是一手交易或二手交易,理論上你都能夠享有賦能。這就造成賦能的有效期間幾乎是永久。

多數的品牌賣NFT是出於實驗性質,在NFT項目沒有持續獲利或商業模式不明的情況下,要品牌不斷挹注資源維持賦能,實在有點不切實際。反之,如果不維持賦能,就會使NFT的價值受到折損(因為大眾會認為營運方可能不再重視這個NFT項目),連帶危及原先的願景進行。

購買者的心態是基於「信任發行NFT的品牌的信用」而購買NFT,這代表他們預期品牌會經營這個NFT項目“一段時間”或直到計畫的願景完成。然而,完成願景計畫的品牌寥寥無幾,且“一段時間”究竟是多久有很大的爭議。去年發行NFT的CNN宣布中止NFT項目營運後,便引起購買者的抗議。一部分抗議者表示他們是認為CNN是大企業值得信賴才購買,但沒想到NFT項目僅營運一年就喊停。該案例值得各品牌借鏡。

中止賦能會帶給購買者、NFT的價值什麼樣的影響尚待觀察,但NFT中止無疑會引起爭議,最終成為品牌不願面對的問題、甚至是影響大眾對於品牌的信賴。

👉賦能對品牌的意義比想像中來的沈重,要審慎規劃賦能的內容。

經營NFT社群可能讓你分身乏術

NFT項目中經常可以看到「Discord社群」的身影,這是NFT營運方和購買者聯絡、通知最新資訊的管道。而藝術家們所發行的NFT項目,則通常是把Discord社群視為和購買者交流、聊天的空間。

經營Discord社群會讓身為藝術家的你,除了兼顧FB/IG/Behance/YT或各種社群網站外,又多了一項需要投入心力經營的工作。並且,還不一定能夠收到理想的成效。因為社群的組成成員很可能是一群想藉著NFT投機發財的人,你要如何期待這些人真誠的和其他成員或你的內容做互動呢?若社群之中沒有自然形成的討論、互動氛圍,那就只是單向的發言管道,只要藝術家或計畫方本人不在,就會呈現一片死氣沈沈。

其次,你要在社群內聊什麼也是個難題。現代藝術家要經營的社群媒體種類實在太多,雖然我們都知道不同的媒體提供不同的內容才能做出管道間的差異化,但奈何要分的管道太多,如何不重複光想就令人頭痛。

你想做的一定要靠發行NFT才能達成嗎?

就目前NFT的常見用途來說,不外乎是「數位作品版權」、「藝術收藏品」、「賦能用憑證」三種。

如果你想靠NFT來保障數位作品的版權,我能很肯定地告訴你NFT只能做到一半。或許你有聽說NFT的交易都紀錄在區塊鏈上,所以可以回溯至作品的源頭,但事實上所謂的「源頭」只代表第一位鑄造該NFT至鏈上的錢包地址,無法保證鑄造者就是版權的所有人。如果有不肖之徒將你的作品上架成NFT,你無從防範。更不用說將同一圖面的NFT重複上架至不同鏈的情況,那麼多個「源頭」,但哪個才是真的呢?

將NFT視為藝術收藏品也有隱憂。所謂的NFT其實只是區塊鏈中的一串數字,和NFT的圖片是什麼、介紹文案是什麼都沒有絕對關係。我們會在NFT上面看到各種圖片,只是因為圖片是以類似連結方式「連」到那個NFT的數字上而已。NFT的鑄造者可隨時更換NFT所連結的圖,也許你今天看NFT圖片是一隻狗,隔天就會被替換成一隻貓。或是最不幸的情況,圖片的存放空間失效了,你的NFT的圖片也跟著不見了

(當然,也有採用IPFS檔案儲存來避免上述問題的NFT。)

最後是關於NFT作為賦能用憑證。其實,在賦能用憑證的情境中NFT的用途只是為了區分誰是購買者並提供相應的特權,但如此一來不就和現有的電子會員卡無異?如果你是有能力考慮提供此種NFT的計畫方,我相信你一定也能找到可達成同樣用途的解決方案。這樣一來,提供特權的憑證是不是NFT有這麼重要嗎?這背後更多的可能只是宣傳噱頭。

從數位作品版權到收藏品,再從收藏品演進到現在主流的賦能憑證,NFT的用途不斷推移正是人們對NFT的落地應用還沒有肯定答案的最佳證明。在範圍更大的元宇宙概念與應用尚未明朗的情況下,NFT作為整個區塊鏈技術裡的一小塊,自然就無法有什麼很實際的用處。明明人們都還不清楚NFT能夠具體做什麼,為什麼總是能夠屢屢地創新高價呢?我想你心中應該早已有答案。

結語

在經過一年的NFT經營後,我對NFT的期待由滿懷希望變成落得一場空。除了當初對NFT期望過高以外,更多的是經由這一年的經歷摸清NFT的本質與現況。我寫下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希望和我有同樣想法的藝術家們能夠在看過我的心得後,想想是否真的有必要發行NFT。當然,作為一名喜愛新科技的設計師,我還是很樂見NFT找到實際用途的那一天。只不過從現在放眼來看,那天到來的日子尚遠。

謝承邑 NFT
我在2021年曾經以自家插畫品牌「心聲CAFE」的名義推出過NFT

對了,如果你對於我所發行的NFT有興趣的話,歡迎你透過這裡去欣賞。(如果喜歡想買我也歡迎,但我要聲明NFT不再更新也不會有賦能喔😴)

追蹤我的IG帳號@chengyi_hsieh

追縱帳號獲得我的最新動態

追蹤

RECOMMEND

PROMOTION

追蹤我的IG帳號 @chengyi_hsieh

身為UI設計師的日常學習、生活、觀點紀錄都在這裡!

立即追蹤